扣子呱呱呱

每天都想爆睡一整天(: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虎雏甜爆炸...!!!!!(突然发疯 hw爸爸我还能再吹一百年!!!!!!

━━━━━┒
┓┏┓┏┓┃伊東歌詞太郎!!!!
┛┗┛┗┛┃\o/
┓┏┓┏┓┃ /
┛┗┛┗┛┃ノ)
┓┏┓┏┓┃
┛┗┛┗┛┃
┓┏┓┏┓┃
┛┗┛┗┛┃
┓┏┓┏┓┃
┛┗┛┗┛┃
┓┏┓┏┓┃
┃┃┃┃┃┃
┻┻┻┻┻┻
我爱他一辈子!!!!!!!!!!!!!!!!!!!!!!!!!!!!!!!!

姑娘们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

钓姑娘 钓姑娘
有没有同好来交流啊



一个唱见厨和声控,男神伊东歌词太郎本命卡米亚,听抓兴津慎喵塔库酱。

兼具婶婶拉拉人矿工公主多重身份,恐解rpg乙女游戏好好好。圈杂人傻,kp刀男松沼狂热,目前处于稍处淡坑状态...吃的cp太多了,除了oso相关速度洁癖,小狐丸相关双狐洁癖基本胃口都挺大!
有什么脑洞都会囤点,没有情节文笔只有画风清奇的段子...
所以看看我全身充斥着混乱邪恶的气息一定谨慎关注啊!!!

其实更希望有姑娘一起玩耍!!!不和人撩天我要闷死了!闷死了!!


如果能钓到姑娘就好了(´Д`)(真的有人会看吗

【es】我在看着你的时候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饿饿饿饿饿饿饿饿饿饿死啦

多cp脑洞集,注意避雷~





弓桃***

我在看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姬宫桃李透过储物柜的缝隙偷偷盯着他没用的奴隶。

“少爷,你在哪里?”

桃李嘟着嘴,心想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你找到。

“少爷这么娇小,到处乱跑的话万一卡在门缝里该怎么办啊...”脚步声断断续续的,隐约听到这里的桃李顿时一股怒意,下意识就要站起来,结果直直撞上了柜门。

“哇!”

“少爷?!”伏见弓弦有所察觉的往这边走来。

「呜~~要被发现了!!现在只好...」

桃李闭紧双眼,盘算着弓弦推开门的时间,那一刻猛的将右脚伸了出去。

「哼哼,给我难看的摔倒在地上吧混蛋奴隶!」

意料之外的,外面一丝声响也没有。桃李疑惑的睁开眼睛,那张看了十几年的脸赫然出现在面前,而自己的右脚正被对方牢牢握在手中。

“找到你了少爷,”弓弦笑眯眯的将桃李抱起来放在地上,然后为他整理好衣服,“我们回家吧。”

「他没有生气吗...?」

走出几步,弓弦突然开口,“不过少爷,刚才您是想把我绊倒吧?加上之前故意躲着我的事,必须要好好惩罚一下呢?”

啊啊啊好可怕他果然还是生气了!!!



翠千***

我在看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守泽学长...”

“够了高峯!”

看着守泽千秋拼命转移视线并且还有逃跑趋势的样子,高峯翠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守泽学长为什么这么固执,怎么说都不听...好想死...”

千秋激动的抓住他的手臂,“这可不行啊高峯!...”意识到面前的人似乎还很危险,又连忙把手缩了回去,连带整个人也往后退了几步。

“... ...”

“... ...”

“拜托你了,请吃下去吧...就一次...”高峯翠诚恳的望着自家队长的眼睛,慢慢掏出了那个东西。

“不...不要!!”

虽说身为正义的使者要有不畏惧任何困难的精神,但千秋还是退缩了。毕竟,那个...是那个啊...

“不要逃啊!”

被看透自己内心的翠一把拉住,千秋一个踉跄便跌进了翠的怀抱中。然而还没等他缓过来,对方就已经将那个东西放在了他的嘴边。

“守泽学长,听话,张开嘴...♪”

“唔、唔唔唔?!”

*以下不可描述*

“守泽学长,感觉怎么样?”

“再也不准强迫我吃茄子了高峯。”



泉真***

“泉桑。”

“什么?”

“为什么对于我的事那么执着?”

“因为你是游君。”

“为什么总是跟踪我?”

“因为想了解你更多。”

“舞台的灯光设备掉下来的时候,为什么要冲上来把我推开?”

“因为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游君。”

“什么?”

“为什么一直在躲着我?”

“因为受不了你的纠缠。”

“为什么我看着你的时候,你却不看着我?”

“因为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你。”

“...为什么,现在我,看不见你?”

“... ...”游木真取下眼镜揉了揉眼角,注视着躺在病床上双眼缠绕纱布的濑名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没关系,我会一直看着你。”



涉英***

“今天的我是往常三倍的amazing哦☆~”

“呵呵。”天祥院英智放下茶杯,微微笑着。

“怎么样,是不是被惊艳到了?”

日日树涉得意的甩了甩一头长发,期待着对方的回应。然而只有温和的笑声,日日树涉紧盯着英智的脸,却没有感觉到他的视线。

我在看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莫非这样还不够打动你吗?

涉失落的低下头,摇摇晃晃的走出学生会。

“喂弓弦,那个奇怪的玩偶装是怎么回事?不露眼睛的话连路都看不到吧!”

“似乎是找高峯君借来的。”

“有点吓到了啊。”


leo司***

我在看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啊啊,还没有习惯来自宇宙的问候吗呜啾~在脸红吗?在困扰吗?这个表情超有意思啊!

“哈哈哈你真有趣啊!我爱你哦~”

“先...请先把内裤穿上leader!!!”



***

我在看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为什么聊天时,总谈起别的男人?

为什么微笑着,扔来一个luck down?

为什么刷课程,永远不掉矿?

为什么这样轻而易举的,榨干了我的钱包?

就算这样,我还是会喜欢着你(泣



想...想找小伙伴一起玩...(吐血

快看我这么可爱(☆_☆)

这么可爱(☆_☆)

可爱(☆_☆)

【速度松】残灯花火

>人鬼情未了
>迷,特别迷,好久没写过东西有点恍惚了; ;招待不周!!


阴阳两隔的恋人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件万年不变的红色连帽衫,在茫茫的夜色中格外显眼。
“哟。”他冲我打招呼,我只能看着他自顾自的走进屋内,然后站在原地颤抖着声音问,
“...小松,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转身对上我的双眼,摸了摸鼻子笑起来。
“因为我想你了啊。”

*

“哇轻松,你住的地方还真够破的耶。”
“不喜欢就出去。”我恶声恶气的说。
“诶~——”
他委屈的嘟着嘴,凑上来想要看我的表情,被我狠狠推到了一边。
房间里充斥着久违的温暖气息,还有身边那张熟悉的笑脸,怎么办,心脏完全冷静不下来...
“轻松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坦率啊。”
就在我内心各种翻涌的时候,突然对上一双乌黑的瞳孔。他不知何时又靠了过来,盯着我通红的脸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啊啊啊啊啊你这混蛋!!”
“等、别拿枕头砸我啊!”
他拉上帽子试图躲避攻击,最终还是淹抹在汪洋的枕头大军中。
我拍拍手冷哼一声,蹲到他跟前,然后伸手捏住他的脸:
“既然来了,可别指望我会放你回去哦?”

*

他躺在地上红着脸愣了很久才爬起来,爬起来后就安静的坐在我的身边。
但是他说了一句话。
“我要带你出去看烟花。”

“大晚上不睡觉你有病吧。”
我把杂志砰的合上,扔给他一个白眼。
这种小情侣间的浪漫就别尝试了而且未知数很多万一出了意外该怎么办,太任性的要求我可不会去满足,毕竟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

诶...?这是哪里?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家里了,放眼望去,树木、路灯、街道,都是陌生的景色,不远处有条河流依稀泛着星星点点月光。
“硬拉你出来真对不起!”
身边人挠头哈哈的笑,不等我发怒就牵起我的手,走向河边。
那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烟花,他从裤兜中掏出打火机一一点燃,于是漆黑的夜幕顿时染上了色彩。烟花在空中绽放,划落,红色和绿色拼凑成爱心的形状,满天火树银花,流光溢彩。
他站在烟花雨下,头发和衣角被风微微吹起。他将双手弯成喇叭状,一字一顿的说:“轻松——我——喜——欢——你——!”

我的心脏发出了比烟花还要剧烈的轰鸣。
那双眼睛中有不断流转的色彩,和满溢而出的温柔。

我在他眼中。
我在他心里。

*

我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和他啪啪啪的请求。
为什么?!我明明有给你看最美的烟火唱最动听的情歌!
他抱头恸哭。
我毫不理会。
果不其然,他一会儿就安静了。

我听到一声叹息。
轻松,能再次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我不想离开你,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了...
他的语气充满了悲伤。
“我知道的,”我轻轻的把他捂住双眼的袖子拿开。我也是一样。所以至少给我好好享受现在的时光啊!
“轻松...你在哭吗?”
“才没有啊!!”
他扬起嘴角,扳过我的脸,就这么吻了上去。
我们彼此交换着呼吸,感受对方的温度。
当这个漫长的吻结束后,他粗鲁的揉乱我的头发,挤出一个笑容。

然后他就消失了。

像变魔术一样,寂寥的大街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那个红色的身影,到处都无法寻觅。

我握住燃尽的烟花,咬紧下唇。
谢谢你。
再见。
我的小松。

*

夜色浓稠的怪异,仿佛饕餮的大嘴。
身着黑斗篷的男子坐在长椅上,百无聊赖的敲了敲手中的镰刀。
他定定的盯着远方,似乎在等着谁的到来。
良久,黑暗中闪现一抹红色的身影。
“欢迎回来。”男子起身。
“啊~啊,你居然还守着我回来?!”
“你以为和死神交易是很自由的事吗?”
男子拉下口罩,一脸阴沉。
“我知道啦。话说平常在你身边的那只猫呢,怎么没看到它?”
“...我也找不到它。大概是去哪里玩了吧。”
“有个说法是,猫不愿意让主人看到它死去的地方。”
黑衣男子眼皮抽动了一下。他举起镰刀,
“想死吗?”
“哈哈哈开玩笑的。冥界才刚刚去过啊...”
月光之下,那个背影异常落寞。
没有谁说话,接下来是良久的沉默。

“...用二十年寿命交换与与死去恋人的一个夜晚,不是很懂你们人类的价值观。”
“这个嘛...”
“理由很简单,”红衣男子摸了摸鼻子笑起来,
“因为我爱着他啊。”


轻松死掉了,小松为了再见他一面和死神一松做交易,卖掉二十年寿命陪轻松一个晚上这样的设定。
这么看总觉得轻松好贵啊(喂
一篇意识流而且没头没脑的脑洞吧,果然我还是好喜欢速度!!!

感谢观看!!(比哈特♡


どろ太太的速度新刊!!! 两个人交往同居的甜蜜生活!!!

只是sample就已经甜的掉牙,可以可以这很狗粮(光速去世
眼镜cr真的太萌了啊啊啊啊oso好苏哦哦哦哦哦(兴奋的患者.jpg

どろさん是我非常喜欢的速度推大手之一,画风相当细腻,而且又帅又可爱ww

全年龄狗粮60p,p站→ http://touch.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7668373

速度沼真好

速度我爱他们一辈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想吃电子和年中 这是考前的遗言

【110松】虫子和恋爱(片段)

>totti第一人称,它本来是一篇110,可是写速度写太嗨

>想梗真开心,ooc已经飞了


“一松同学,请把你的虫子拿开。”
我捡起断了半截的铅笔芯愤怒的说。

他不情愿的挪了挪椅子,伸出食指让虫子爬上来,再把它们小心翼翼的装进小盒子里。
然后他抱着那个盒子趴在课桌上,满脸忧郁。

我觉得养虫子的人都是奇葩,尤其是一松这种养果蝇养毛毛虫的奇葩。别人养虫可能都是为了研究生物交配,丫养虫只是因为它有毛。

哦忘了说,一松是个猫痴,同时痴迷于一切毛茸茸的生物,他曾试图把猫咪带到学校来,在理所当然的失败后就改为带虫子了。

他整天就捧着那个破铁盒子当宝贝一样,不时拿出来看一看,说几句“黑黑你真可爱”“今天又变胖了”之类的话,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所以在他提出借用我的桌子给虫子散步时,我一口回决。
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桌子沾上虫子?那可是专门给前来搭讪我的女生垫下巴用的啊!我椴松清新可爱的形象决不能因为这种恶心的东西毁于一旦!

“唉,你真是个不善良的同桌... ...”
一松不满的嘀咕着,扯了扯他的口罩,一头倒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墙角边。

我的眼皮在听到“同桌”这两个字时跳了一下。

其实原本和一松同桌的并不是我,而是小o。可是小o那个家伙拼死拼活都不肯和现任同桌小c分开,于是用尽各种手段把这个倒霉的位置转让给了我。
那天下午毫不知情的我刚逛完街回教室,小o就蹦过来特别兴奋的说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我,然后我就得知了要和一松同桌的天大噩耗。

再后来我才发觉自己被好兄弟卖了,看着小o和小c整天黏在一起的样子,我一点也不想说话甚至还想朝他们扔虫子。

课间小o扬着讨厌的笑容蹲在我桌子前,没有夹杂半点真诚与信任的问我,
“嘿嘿嘿你开不开心反正我好开心哦”
“妈的给我滚。”

说到这里,让我们来看看小o这个人。
他一般有三个标签:智障 人渣 东南亚小醋王

事例一:
一松曾经满眼放光的拿他的虫子给我看,得到我的誓死抵抗后又满怀希望的去找小c,然而小c也难以招架,当场吓的面色惨白放声尖叫。这凄厉的叫声回荡了三秒,小o红色的身影就从教室外冲了进来,他急忙将小c护在身后,然后无比勇猛的大手一挥,把虫子拍到地上,末了又补踩几脚。

最终结果就是小c攥着小o的衣角眼泪汪汪,一松捧着粉身碎骨的虫子眼泪汪汪。

事例二:
我和小c关系还不错,虽然他穿着土了点,还是个无可救药的童贞偶像宅,不过我喜欢,他就是个爱操心的烂好人。在一次次结伴去厕所的路上,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本来是可以更好的,但是中间插了个小o,事情一下就不一样了。
一个课间小o在睡觉,我在和小c在吐槽昨晚的八点档,突然想起小c是科代表要收作业,于是问,“小c啊作业你收没?”
“收了,都抱到办公室去了。”
“真的抱过去了?”
“我已经抱了啊。”
我点点头,刚想说那就好,却被背后猛然升腾起的一阵狂躁的气息噎到说不出话。
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小o突然一掀桌子站起来,怒视着我,又恶狠狠的转向小c。
“抱了?你抱谁了?还是被哪个野男人抱了?”

... ...这个人!!!听力发挥在了奇怪的地方啊!!!

“喂喂你在说什么啊?”小c满脸不爽,嘴巴变成了标志性的三角,毫不畏惧的回道。
“啊?你还好意思问我?抱是怎么回事?”
咚的一声巨响,是小o拳头砸在墙上的声音。
这个紧张的气氛让我浑身不自在,于是只好放弃围观避难去了。

事后小c跟我抱怨,我偷偷看一眼小o脸上的淤青,第一次觉得小c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回到正题上来。一松这个家伙,平时沉默寡言又比较阴沉,恰好是我难以应付的类型。而且他恐怕对我也是抱着同样的看法,总是一脸冷淡和警惕。
我觉得这种相处不大舒服,但谁叫咱们八字不合呢,只要他不干扰到我就好了。



它本来是一篇110之间以虫子作为扭带在一起的少女漫画!!!可是!!!速度啊!!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们!!
我已经完全在按平常扯靶子的方式记流水账了,不过管它呢开心就好:)
有时间把后续补完,我一定要给110一个野崎君式的少女故事!!!

【阳炎project】⑨个小段子

>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

>阳炎相关段子堆积,三年前狂热入沼时的脑洞。

  讲真我好喜欢以前自己的脑洞和文风啊2333




1. ene的电脑纪行(遥,我想见你)

在0和1构成的电子世界,每天重复着无味的生活。

我听不到。

我闻不到。

我感觉不到。

上天给予我这副身体,使我得以拥有第二次生命。即使这样,我也很满足了。可即使这样,我还是会想起你。

遥,你现在在哪里又做着什么呢?

没有你的陪伴,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孤单一人我也不会哭泣,因为哭了会漏电。


 (电子身体真是不方便啊:( 



2. 透明answers(没有你的生活)

你死了。

所以我杀死了ene。


(18岁的腐男你真是扭曲啊啊啊!!!



3. 蜉蝣days(这一次,少年结束了少女的轮回)

少女向前奔跑着,不远处是公园的十字路口。

“日和,红灯亮了!”少年在后面焦急的大喊,他咬牙追上去,面对逼近的卡车,在最后握住了梦寐以求的手,狠狠推开了少女。

少年的身体迎上呼啸而来的卡车,他只是淡淡的笑了。在最后的最后,被撞上的瞬间,他看着她的身影缓缓倒下。她倒下之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上面没有盖井盖。


(偷井盖的来谈人生.



4. 裙子代号(kido穿上裙子后)

kano被揍了。


(简短的故事.



5. 夜谈deceive(目欺之话)

我是一个善于欺骗的人。

请让我先说一个故事吧。

我是秃子。


(看得出来呢,鹿野君.



然后以下就是一些私心cp了



6.  黑色恐怖(kuroene)

黑色的蛇扭动着沾满鲜血的身躯,不断吐出信子。

断肢残臂堆积成山,不远处散落着一被血浆覆盖了颜色的兜帽衫。

她只能看到无尽的黑,与狰狞的红。

他蹲下,温柔的抚上蓝发少女的一缕头发,看着她绝望的脸轻轻笑了。

这样一来,就只有我和你了,真好。



7. 逃婚(kanoaya)

他逃婚了。

当他拿起戒指,欲为对方戴上时却突然停下了动作。他撇下他的新娘和所有宾客,转身离去。

他只是忘不了那个人。

他以为他可以释怀,心里却早烙上她所留下的一段不可替代的记忆。

他想起他们相遇在微灼的阳光下,她围着茜色的围巾,笑着说,“修哉,请多指教。”



8. 永眠睡美人(kuromary)

“为什么呢...大家又死掉了...”双目空洞的少女喃喃道,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接受吧,这就是命运啊。”一个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缠绕在身上的黑蛇吐出信子配合着主人的嘲笑。

“命运...”少女机械的重复道,怔怔的站在原地。随即她像想到了什么,悲鸣一声,发狂般的又哭又笑。

看着眼前瘫坐在地上绝望的白发少女,kuroha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啊啊、已经要坏掉了吗。

“够了...”少女颤抖着,“我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了...再也不要睁开双眼了...”

像是到了极限,少女无力的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真是愚蠢的女王大人啊。”kuroha不屑的轻哼一声,用与言语不相衬的温柔动作抱起少女。那双冰冷的金瞳凝视着怀中人,良久他移开目光,以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说道。

“永远也别醒来了,一直活在只有你和我的世界吧,女王大人。”



9. 告白予行练习(猜cp?)

放学后,笼罩在橘色阳光里的教室。

“其实我...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喜、喜...”贵音低着头,别扭的发出细若蚊呐的声音。

“嗯?什么?”文乃歪了歪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前辈。

“我...我还是说不出口啊啊啊啊!!!”放弃般的大叫起来,贵音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

“诶,贵音学姐可不能半途而废哦,真正的心意一定要说出来啊。”文乃微笑着拍了拍贵音的肩,温柔的安慰道。

“呜呜小文乃...我真的做不到...看着遥的脸我肯定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所以现在要好好练习!来,试着想想别的事情!”

贵音无力的垂下眼帘,然后抬起头,握紧双拳。面前的不是遥不是遥只是游戏中对抗的敌人...击溃敌人吧闪光的舞姬ene!!!

“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喝啊啊啊啊!!!”

贵音以惊人的气势大吼了出来。

“说出来了!学姐好帅!是在想着放大招吗!!”文乃无比兴奋的拉住贵音的双手,由衷的赞叹道。

啊...做到了,我做到了!一瞬间的惊愕过后,贵音喜极而泣,激动的抱住文乃。

太好了,明天就去告诉遥我的心意吧!


此时,九之濑遥和如月伸太郎正在教室窗外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本来抱着资料准备送去办公室的两人,在走廊突然听到教室里传出贵音文乃的声音,然后就刚好目睹了贵音告白的场景。

遥微笑着凝视教室里两个抱在一起的女孩,缓缓开口。

“我这就算是失恋了吧。”

“...啧,没想到文乃会那么高兴的接受。”

伸太郎一脸阴沉,将手中的资料攥成皱巴巴的一团。

“算了这样也挺好,她们都是好孩子啊。”

微风轻轻拂过。明天,会是怎样的呢?




偶然翻到了一个本子,上面满满的都是阳炎相关ww想了想还是发到lof上来,就当是“三年前我在厨什么”的证明啦_(:3 」∠)_ -

其实阳炎真的对我影响挺深的,入v坑入唱见脑洞从此大开x

而且文乃到现在还是我的女神呢♪

过去这么久了大家都应该出坑了吧(本来就比较小众),现在我是活在松沼和各种手游坑里,但是每次想起阳炎还是觉得很怀念,忍不住会心一笑www

本子上还有两篇小短篇,一个是全员向搞笑文,一个是灰故娘伸太郎((反正没人看就不发啦!

最后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一定是kp真爱粉!!!一定对我是真爱!!!(好烦啦x